天津诈骗律师logo

天津诈骗律师网
某某律师:135AAAAAAAA
天津诈骗律师

联系律师

    诚邀一位天津律师入驻本站

    入驻咨询:15768875484
    微信洽淡:15768875484
    建站公司:律师名站网
    业务范围:律师网络营销推广、网站建设、网站关键词优化、网站安全托管。

大连银行天津分行被骗贷上亿元 副行长未按规定审核执意放款

时间:2019-03-14 13:46:56

  和讯银行消息 时任大连银行支行副行长的葛震,未按规定进行贷款资料审核,结果轻易的被王某用假资料骗贷上亿元,造成大连银行天津支行损失9000余万元。

  日前,上述判决书在裁判文书网披露,大连银行该支行长葛震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借款人王某因涉嫌贷款诈骗被判处无期徒刑。

  判决书显示,被告人葛震,男,1976年7月出生于天津市,汉族,大学文化(自述研究生学历)。葛震于2011年5月进入大连银行天津分行,2013年1月任北辰支行副行长(主持工作),2014年1月任南开支行副行长(主持工作),2014年7月任天津分行个人银行部副总经理。

  原审法院认定,2012年,天津七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建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为获取银行贷款,通过其友介绍与葛震相识。2013年1月,王某以七建公司的名义,通过大连银行天津分行北辰支行向大连银行天津分行申请流动资金贷款人民币2亿元,并提交了七建公司与天津市南开区国有资产经营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南开国投公司)签订的《施工合同》等材料以证明贷款目的及资金用途。

  葛震时任大连银行天津分行北辰支行副行长,系该笔贷款业务的实际营销人、主办客户经理和第一责任人,在收到王某提供的上述材料后,未按照《大连银行贷前尽职调查管理办法》等规定进行贷前尽职调查,也未核实王某提供贷款资料所涉建设施工项目及原材料采购交易的真实性,即签字同意将该笔贷款业务上报大连银行天津分行审批。

  在分行相关职能部门对该笔贷款业务存在的重大风险问题作出提示并要求进一步核实的情况下,葛震仍不进行必要的调查核实,即承诺调查报告所陈述的事实及所涉资料的真实性,并在各环节积极促进贷款的审批、发放。致使大连银行天津分行于2013年3月29日与七建公司签订金额为人民币1亿元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当日向七建公司发放贷款人民币1亿元,该款后被王某用于归还其他债务。截至2014年3月24日,王某针对该笔贷款向大连银行天津分行支付利息人民币780万元。

  2014年3月,在前述贷款即将到期的情况下,王某为归还前期贷款,再次以七建公司的名义,通过大连银行天津分行南开支行申请流动资金贷款1亿元,并提供了七建公司与南开国投公司等签订的材料。葛震时任大连银行天津分行南开支行副行长,作为该笔贷款业务的实际营销人、主办客户经理和第一责任人,在未尽职调查情况下再次签字同意上报审批,致使大连银行天津分行于2014年3月29日再次对七建公司发放流动资金贷款人民币1亿元,该款项被王某用于偿还前述2013年贷款。

  此次贷款期间,王某向大连银行天津分行支付利息人民币186.33万元,归还本金人民币516.67元。截至2016年11月21日,七建公司在大连银行天津分行未还本金人民币9999.95万元,欠息及罚息人民币2090.21万元。

  后王某涉因嫌合同诈骗犯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在案件侦办过程中,公安机关发现2013年至2014年王某在没有还款能力的情况下先后两次虚构贸易合同向大连银行天津分行申请贷款1亿元,涉嫌骗取贷款,遂于2016年1月20日立案侦查,在侦查过程中发现被告人葛震有利用职务帮助王某骗取贷款的嫌疑。

  经侦查发现,七建公司两次向大连银行申请贷款所提供的证明贷款用途和付款需求的框架协议、施工合同以及采购合同等均系虚构,并无实际施工项目或原材料采购交易。公安机关于2016年3月16日在本市河北区将被告人葛震抓获。2017年12月18日,王某以贷款诈骗罪、合同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经查,在两次贷款期间,王某共向大连银行天津分行支付利息及归还本金共计人民币966.39万元,截至目前,造成大连银行天津分行实际损失共计人民币9033.61万元。

  原审法院认为,葛震身为银行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发放贷款,其行为已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且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判决:葛震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葛震不服,以原判认定事实与实际不符。葛震的辩护人认为:本案如果构成犯罪,应当是单位犯罪,而不是葛震个人犯罪。对上述申辩,法院并未予采纳。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拓展】

  诈骗罪的量刑标准是怎样的

  l、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2、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3、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诈骗公私财物价值三千元至一万元以上、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可以结合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在前款规定的数额幅度内,共同研究确定本地区执行的具体数额标准,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备案。

  第二条 诈骗公私财物达到本解释第一条规定的数额标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酌情从严惩处:

  (一)通过发送短信、拨打电话或者利用互联网、广播电视、报刊杂志等发布虚假信息,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诈骗的;

  (二)诈骗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医疗款物的;

  (三)以赈灾募捐名义实施诈骗的;

  (四)诈骗残疾人、老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人的财物的;

  (五)造成被害人自杀、精神失常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诈骗数额接近本解释第一条规定的“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的标准,并具有前款规定的情形之一或者属于诈骗集团首要分子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其他特别严重情节”。

  第三条 诈骗公私财物虽已达到本解释第一条规定的“数额较大”的标准,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且行为人认罪、悔罪的,可以根据刑法第三十七条、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不起诉或者免予刑事处罚:

  (一)具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的;

  (二)一审宣判前全部退赃、退赔的;

  (三)没有参与分赃或者获赃较少且不是主犯的;

  (四)被害人谅解的;

  (五)其他情节轻微、危害不大的。

  第四条 诈骗近亲属的财物,近亲属谅解的,一般可不按犯罪处理。

  诈骗近亲属的财物,确有追究刑事责任必要的,具体处理也应酌情从宽。

  第五条 诈骗未遂,以数额巨大的财物为诈骗目标的,或者具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应当定罪处罚。

  利用发送短信、拨打电话、互联网等电信技术手段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诈骗,诈骗数额难以查证,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以诈骗罪(未遂)定罪处罚:

  (一)发送诈骗信息五千条以上的;

  (二)拨打诈骗电话五百人次以上的;

  (三)诈骗手段恶劣、危害严重的。

  实施前款规定行为,数量达到前款第(一)、(二)项规定标准十倍以上的,或者诈骗手段特别恶劣、危害特别严重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其他特别严重情节”,以诈骗罪(未遂)定罪处罚。

  第六条 诈骗既有既遂,又有未遂,分别达到不同量刑幅度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处罚;达到同一量刑幅度的,以诈骗罪既遂处罚。

  第七条 明知他人实施诈骗犯罪,为其提供信用卡、手机卡、通讯工具、通讯传输通道、网络技术支持、费用结算等帮助的,以共同犯罪论处。

  第八条 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进行诈骗,同时构成诈骗罪和招摇撞骗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九条 案发后查封、扣押、冻结在案的诈骗财物及其孳息,权属明确的,应当发还被害人;权属不明确的,可按被骗款物占查封、扣押、冻结在案的财物及其孳息总额的比例发还被害人,但已获退赔的应予扣除。

  第十条 行为人已将诈骗财物用于清偿债务或者转让给他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追缴:

  (一)对方明知是诈骗财物而收取的;

  (二)对方无偿取得诈骗财物的;

  (三)对方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取得诈骗财物的;

  (四)对方取得诈骗财物系源于非法债务或者违法犯罪活动的。

  他人善意取得诈骗财物的,不予追缴。